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§茗★玥§

☆♀耽美無罪·腐女萬歲♀☆【不喜BL慎入】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偶爾任性,偶爾乖巧,偶爾開心,偶爾悲傷, 偶爾歡笑,偶爾流淚,人生總是充滿苦與樂, 人生應該嘗遍酸甜苦辣,我願此生無憾無悔——我就是我!

网易考拉推荐

《戏梦》(鲜网版) BY:卫风 (很好看好結局但劇情有點悲傷)  

2009-06-24 02:45:48|  分类: ≌bl小说专区≌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點這裡就能抱走我了——《戏梦》(鲜网版) BY:卫风 (很好看好結局但劇情有點悲傷)


·以下原文COPY的介紹·

是我梦见蝴蝶,还是蝴蝶梦见我。
一觉醒来,一切都不同。
我睁开眼睛的时候,第一个反应是,我又做梦了。
这个梦居然能看得很清楚,触目所及的东西都华丽漂亮到妖异。我坐起身来四处看。
宽大的玉雕出来的床榻,珍珠爲席纱爲幕。这里空旷的不象房间,倒象是可以拿来开美术展的大厅,壁上有琉璃灯,光晕居然是七彩的。
真是个漂亮的梦境。希望可以多睡会儿,在这样美丽的地方多停留一会儿。
有人跪在床前,高高奉起玉杯:“殿下,您这一觉睡足了二十一天,请先喝些水。”
我有些昏昏然,把那杯子端起来,把水喝了。
“殿下是先沐浴还是先用些餐点?”那人一直垂著头,头发长长的漆黑发亮,束成一束垂在背上,细腰象是不盈一握。
我问:“这是什麽地方?你是谁?”
那个人身子一震擡起头来,我眼睛差点儿瞪出来!从来没见过这麽漂亮的一张脸,是超越了性别的美丽,很难说他是男还是女,唇 红齿白,眉清目朗,下巴尖尖的,有种特别惹人怜爱的气质。
“我,奴才是汉青。殿下哪里不舒服麽?奴才去请文大人来好不好?”
“汉青?”我念了两遍:“名字真挺好听。”
以前做梦的时候,梦里的人好象都没有名字的。
这个梦还怪真实的。
连喝水的时候那种清甜的口感都这麽真实。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那道伤口的位置长短深浅……
明明是已经成爲了痕迹的一道伤口?却爲什麽会这样重又流出血来?
心中恐慌得要命,急著想上去掩盖那道伤,堵住那流血,可是我却一动也不能动,身子象是被牢牢捆著,一丝一毫也动不了。
忽然听到了声音,一个冷厉的声音说:“杨行云,今天就是你的死期!”
我愕然回头,一个男人站在我身後,大红衣甲扣著五彩的面具!那是?
心中狂跳!
那是飞天!那是没有变身前的飞天!我认得那面具,我认得那声音,我认得那身形!
这是过去!已经成爲了过去的过去!爲什麽?爲什麽我会看到这些?
飞天的样子极怪,面具扣得歪斜,头发凌乱,衣袍散皱,下摆被撕破的空隙处,腿间竟然……
有血污和白浊!
我张大了口,可是叫不出声音。
明显是被人侵犯过的飞天!被刺伤承受他的怒气的杨公子!
这是怎麽一回事?
这是幻象?还是现实?
这是怎麽一回事!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行云!
他身子温软,我以爲他还好。
可是眼睛却告诉我……
这是我的行云?这是我的行云?
那张美丽的脸,那张漂亮得让人移不眼的脸庞,血肉模糊的一片,看不到如远山的眉,看不到秋水样的眼,看不到挺立的鼻梁和轻薄红润的唇。
一团血肉粘连,铁锈味儿刺鼻欲呕!
人在空中,我的手已经按在了他的胸口,源源不断输送灵力进去。他胸口还在微微的起伏。
“行云!”我叫出声来!脑子里什麽想法也没有,只是全力的送灵力进他的身体!
行云!行云!
他的身体痉挛起来,本来无力垂下的手突然擡起来抓住了我的臂膀,我听到他的胸腔里传来可怕的呜噜声,那是血倒灌进胸腔的声音。从那已经看不清五官的头脸上,红的烫的喷溅出来,扑了我一头一身!
“行云!”
“行云!”
我狂喊他的名字,眼睛涨得象是要烧起来!我的行云!
行云!
他象是听到,又象是已经疯狂,抓著我的手那样用力,似乎要扯下我一块肉来。
忽然他的手指松脱了开去。那剧烈的痉挛忽然全部停止了。
胸腔里那可怕的充血的声音也消失了!
我恐慌惊怒,失去理智地大叫著他的名字,反复的推送灵力给他。
可是……
他一动不动。
在我落到地面之前,行云的生命力彻底从身体里消失了。
我紧紧的抱著行云完全静止的身躯,象是把他勒进我自己骨血里面一样的用力。
这怎麽可能是真的……这象一场如惊雷奇袭的恶梦,早上还温暖明豔的行云,笑著和我说晚上会面的行云,昨天我们抵死缠绵,他劲瘦美丽的身体,醉人的眼波……
可是现在他躺在我的怀里,一动也不会动。还有血从他的身上脸上淌下来,那黏稠的红色,还有余温。可是行云死了。
寒意,从心里漫上来。我捧著那张血肉模糊的面孔,努力想辨认出他的五官来。
漂亮的眼睛,修长的眉,削薄的脸颊,轻巧丰润的唇。都不见了,都看不见,找不到。
手指在那片森森纠缠的血海里抹过去,找不到……
我找不到……
找不到行云……
我的行云。
我的行云。
吸不进气,喉咙象是被紧紧的掐住。手徒劳的在那片血肉上摸索。
我找不到我的行云了。
我的,漂亮的孔雀。
找不到了。
握著他的手无意识的用力,再用力……


  《戏梦》(鲜网版) BY:卫风 (很好看好結局但劇情有點悲傷) - masakiyuki - masakiyuki620的博客 以免大家說我儸嗦了~~反正親們自己看~~絕對好文一篇~~就是有點瘧~~如果心臟淚腺不夠強的慎入~~看完后別來找偶哦~~偶概不負責!!  《戏梦》(鲜网版) BY:卫风 (很好看好結局但劇情有點悲傷) - masakiyuki - masakiyuki620的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36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